台军蛙人50年前渗透大嶝岛被击毙 后辈战友立纪念碑

2016-06-07 07:22  观察者网
字号:

核心提示:台军蛙人50年前渗透大嶝岛被击毙 后辈战友立纪念碑

  原标题:台军蛙人50年前渗透大嶝岛被击毙 后辈战友登陆立纪念碑

  50年前,一股台军蛙人从金门渗透到大陆控制的大嶝岛,被解放军和民兵包抄围歼,一人被击毙,两人被俘,四人逃跑。被击毙的一名准尉,还是“国军战斗英雄”,如今,一群台军蛙人部队的退役后辈们来到大嶝岛,要为被击毙的这名台军军官打造一座纪念碑,预计本周五(6月10日)落成。

  大嶝岛,位于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东南海面,是嶝岛群岛中的最大的一个岛屿,也是厦门最大的卫星岛,面积约13平方公里。大嶝岛原属金门县,与小嶝岛、角屿、哈白岛组成的嶝岛群岛。1949年起由大陆控制。

  据台湾联合报6日报道,1966年8月23日凌晨,七名“国军”蛙人搭乘小艇,偷偷摸上金门北方的大嶝岛,执行代号“邵阳计划”的侦察行动。“不料事机不密,被共军大部队海陆两线包抄。”报道称,“经两小时激战,寡不敌众,两名蛙人被俘,四人游泳逃回金门;曾获‘国军战斗英雄’的准尉王承鲁当场身亡,得年34岁。”

台军蛙人50年前渗透大嶝岛被击毙 后辈战友立纪念碑

  50年前在大嶝岛执行侦察任务被击毙的王承鲁。

  据观察者网编辑查询,王承鲁是山东胶州县人,1949年随刘安祺的二十一兵团部队前往台湾,没有亲人。在大嶝岛当场被击毙后,王承鲁的牌位在圆山“忠烈祠”与金门溪边的海龙蛙兵“忠烈祠”接受供奉。

  “海龙蛙兵”是台军部署于金门的“

  陆军

  第101两栖侦察营”的别称。该营是一支历史悠久的精锐部队——至少对台军而言,同时也是一支略有传奇色彩的部队,性质类似美国陆军的“三角洲”特种部队,是目前台军最精锐的两栖特战力量,其自称战力亚洲第一。

  第101两栖侦察营长年驻守在金门、马祖、东引等“外岛”上,是台军最老牌的特战部队之一,该部队成立五十余年来,已陆续为台军训练了2万多名蛙人。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该部被解放军称为“水鬼”部队,历史上屡次向大陆沿海渗透,也多次被我军歼灭。小编未能从网络上官方公布的正式资料中查到王承鲁参加的此次战斗,估计都统计在这个“多次被我军歼灭”中。

  王承鲁准尉在两栖侦察队服役期间,曾在1962年的“双十节”前夕,渗透到大陆,把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竖在大陆地区海滩上。1965年,他当选“国军”第12届“战斗英雄”。

台军蛙人50年前渗透大嶝岛被击毙 后辈战友立纪念碑

台军蛙人50年前渗透大嶝岛被击毙 后辈战友立纪念碑

  1965年11月7日的金门《正气中华日报》报道,王承鲁被提名“战斗英雄”。

  据联合报报道,今年年初,一群台军蛙人部队的退役后辈们到大嶝岛,找到他当年埋葬的所在,并集资打造一座纪念碑,预计本月10日揭碑。

  在海龙蛙兵退役人员协会担任志工的李自帆表示,去年秋天从朋友处得知大陆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曾介绍大嶝岛民兵参与围捕台军蛙人的故事。依据纪录片叙述的时间,就是当年王承鲁参加的任务,因而与战友兴起“为前辈寻骨”的心愿。

  于是由在福建担任台商的会员陈振成前往大嶝岛探路,找到曾经历那场战役的当地摄影家郑水忠。

  郑水忠曾经营大嶝岛上唯一的照相馆,也在民兵部队兼任摄影师。他回忆:当时解放军将王承鲁的遗体以白布包裹,比照战士待遇葬在一棵大树下,位置就在郑水忠家族的墓地旁。解放军守军的团长还交代:未来如果“国民党特务”的亲人找来,就让他们把遗体领回去安葬。

  今年一月,

  杨敬

  平、陈振成、李自帆、梁忠信等四位退役台军蛙人,在郑水忠的带领下,回到当初王承鲁埋葬地。由于几十年来地貌改变很大,墓园内的遗骨都已迁走,王承鲁的遗骨与其他郑家先人混在一起,无法分辨,因此协会决定集资雇请工人,在原址兴建一座纪念碑。

  李自帆说,在去年与海龙退役战友同游大嶝岛时,曾论及此事,感佩其事迹之余,众人对如何寻回王承鲁的遗骨原本深感比登天还难,就在50年后,事迹重见天日,令他们如有天助。

  海龙蛙兵退役人员协会理事长陈儒雄说,为了缅怀前辈,协会将号召六十多名海龙退伍弟兄,于十日经小三通前往大嶝,为王承鲁的纪念碑揭幕。返回金门之后,大伙将到位于料罗湾畔的海龙蛙兵营部,与现役的学弟们共同庆祝61周年队庆。

台军蛙人50年前渗透大嶝岛被击毙 后辈战友立纪念碑

  海龙退伍协会的杨敬平(左二起)、陈振成、梁忠信,与当年拍照的大陆民兵郑水忠(左一),于五十年前在大嶝岛执行侦察任务殉职的王承鲁埋骨处合影。

  此外,观察者网编辑查询到,鹭江出版社2012年出版 的《大嶝一寸土》(作者沈世豪 郑朝南)一书中,曾记载了王承鲁参加的这次战斗和解放军以及民兵的英勇事迹。

  相关内容节选如下:

  那是1966年8月23日的夜晚。“8.23”这是一个十分敏感的日子。1958年的“八.二三”炮战,万炮震金门,金门岛上的三个国民党军队的副司令被炮火炸死,大批官兵伤亡。因此,每年到这一天,金门岛上经常会派小股武装到大嶝骚扰。果然,不出所料,这天夜晚,乘着一艘“挂机”小艇的金门岛的武装人员,摸进了六号哨所附近的礁盘下。

  壁垒森严。早以严阵以待。

  发现目标以后,接到命令的炮兵,首先发射了两发照明弹。因为距离太近了,一发打到远处的莲河镇,一发落到白哈礁。远处,漆黑的天空突然亮起惨白的月亮,六号哨所依然一片漆黑。然而,却象是信号弹升空,双方立即开火。金门的武装人员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们隐蔽在礁盘下,借助射击的死角,自以为可以抵挡一阵。他们远远没有料到,他们遇到了克星———大嶝阳塘女民兵铁甲队的姑娘们。这些赤着脚的农家姑娘,有一手绝技:根据不同目标和距离,把炮弹打到最高点,然后让炮弹自由落体,不偏不倚地落到准确的位置。

  于是,姑娘们发射的炮弹,像如今有电子制导的导弹,精确地落在金门武装人员隐蔽的射击死角里。几声爆炸巨响,最后,只剩下两个人携着一个伤员仓皇跳进大海逃生。

  金门武装人员携带的当时有最先进的夜间瞄准镜的美式卡宾枪,夜间可以拍摄目标的照相机,以及可以防弹的“摇机”小艇,都成了战利品。此外,还有在这场战斗中被打死的金门武装人员的遗体。

  大嶝岛上有一家惟一的照相馆,该馆唯一的摄影师郑先生(即前文所提的郑水忠——观察者网注),被部队请到六号哨所的作战现场拍摄有关照片,他亲自目睹了处理金门武装人员遗体的场面:部队首长说道,以士兵的名义进行安葬。雪白的白布将遗体裹了三层,周围的人们为之肃立、默哀。安葬在田墘海边的一棵黄连木下。部队首长特地交代郑先生,他们是会因调防等原因离开这里的,以后金门或者死者的亲属如果有人来寻找,你可以把这个地点和情况告诉他们。

  因为种种原因,这个重要的细节被埋藏50多年了。当年亲临现场的郑先生还在大嶝开照相馆,他珍藏的有关照片和不凋的回忆,成了极为难得的见证。

  实际上,在1949年国民党逃台后不久,“国军”驻金马前线各师就各自成立蛙人部队,到对岸执行任务,称为“成功队”。1955年6月,金、马各成立两栖侦察队,直属于陆军总部,配属在金防部、马防部,成员由各师成功队择优选任,执行侦察、突击、袭扰等任务。单位几经整编合并,成为现在的航特部两栖侦察营。

  在台湾民间的传说中,蛙人渗透到对岸,甚至跑去戏院看电影,拿回戏票当凭证;或是杀掉敌人哨兵,割下脑袋或耳朵带回。蛙人部队老队员向联合报表示,故事多属夸大。渗透对岸目的是为获取情报,主要是拍照、测绘,有时甚至活捉敌人哨兵带回盘问;除非万不得已,不会任意杀人。

  随着两岸关系的缓和,蛙人部队向大陆的渗透也逐渐减少,除了训练,也承担别的任务。比如,据台海网2009年10月报道,大嶝岛的战地观光园举办以“两岸‘军演’聚焦战地”为主题的大型军旅游园活动,特邀金门蛙人演出队前来参与互动演出,与战地艺术团的演员同台竞技,通过战争特效秀、军旅竞技、军旗密码解密、持枪演练和蛙人操表演等形式演绎当代蛙人精实训练、攻坚挑战的震撼。

台军蛙人50年前渗透大嶝岛被击毙 后辈战友立纪念碑

  金门蛙人演出队到大嶝岛参加演出

  演出期间还设置了游客互动环节,游客可以零距离亲近蛙人,感受蛙人的魅力、风采。

更多>>精彩推荐
更多>>热门点击
更多>>国际观察
更多>>大国力量
更多>>军事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