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从何处来:中国唯一美制M48坦克始末

2016-03-09 09:38  刘晓峰
字号:

核心提示:客从何处来:中国唯一美制M48坦克始末

客从何处来:中国唯一美制M48坦克始末

资料图:美军M48坦克

  客从何处来——中国唯一美制M48坦克始末

  作者:刘晓峰

  编者按:在北京西郊某研究所的院内,展示着一辆美制M48A3中型坦克,对军事历史比较熟悉的朋友们对这辆坦克的出身一定并不陌生,它是越南国防部长在1975年以个人名义送给中国国防部长叶剑英的生日贺礼,同这辆坦克一起来的还有一辆美国原装的M113装甲车。在70年代中期,中国能够得到一辆美国当时性能还算比较先进的坦克,实在称得上是叶帅收到的一份生日大礼,同时也是国防科技工业收到的大礼。然而,在美国提供给南越的几百辆M48坦克当中,中国得到的这辆坦克究竟来自于哪里?笔者通过长时间的调查和研究,梳理出来了一些线索并加以总结,为大家揭开这辆传奇坦克从美国到中国的来龙去脉。

  从大海捞针开始

  经过查找很多资料,我们得知在1965年~1974年之间,美军有超过600辆M48坦克被先后部署到越南战场上,其中有不少M48A3。用于越战的第一批M48坦克随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坦克营和第三坦克营到达越南的湄公河三角洲地区,随后不久,海军陆战队第五坦克营作为加强力量也赶到该区域。按照美军装甲兵当时的编制,一个坦克营一般下辖57辆坦克,从数量上推算,这批坦克大约有170多辆,占了美国投入越南M48坦克总数的近三成。关于我们寻找的这辆M48坦克是否在这批坦克当中?此时我们可以做一次排除法。既然是送给老大哥的生日礼物,一定要挑一个品相好的,而且老大哥要用做科学试验,所以要求不能有任何机械故障。美军第一批坦克部队抵达越南后不久便投入了与越南人民军和游击队的交战当中,面对已经装备了一定数量T-55中型坦克和PT-76水陆坦克和肩扛RPG火箭筒的越南人民军游击队,这一批到达越南的M48坦克有很大一部分都在战场上被击毁,即使侥幸存活下来的,也或多或少地有一些破损,它们其中一些自毁,还有一些被当作“盟国援助”转交给了南越军队,随后也被越南人民军击毁或者俘获。然而这先期抵达越南的170多辆M48坦克都是枪林弹雨里过来的,不可能完好无损。所以,越南送给中国的这辆M48坦克显然不在其中。

客从何处来:中国唯一美制M48坦克始末

  在越南战场上缴获的M48坦克

  经过对研究所大院里的这辆M48坦克进行了详细的外观检查,笔者发现这辆车的炮号为118,根据这个号段,很容易就能推断出这辆M48A3坦克为美国原产,而且这辆美国原装的M48坦克应该就诞生在

  克莱斯勒

  

  原厂。由于坦克的外观没有过多的战损痕迹,车体上甚至连个弹痕都没有,所以确定它不可能是在战场上缴获的,应该是还没有参战过,就被北越军队俘获了。根据这一重大发现,笔者对越南战争晚期一些有M48坦克身影的战例进行挖掘整理,慢慢呈现出了这辆M48坦克究竟出自

  何方

  。

  谁也不是谁的谁

  南越不可能自己制造M48坦克,它们所有的M48坦克肯定都是美国原装进口的。在美国第一批装甲部队到达越南后,越南人民军手里只有中国援助的步枪和缴获美军和南越伪军的M16步枪,所以此时最需要的就是反坦克武器。越南本身并不具备制造这么多反坦克武器的能力,所以如果没有苏联和中国的支持,越南根本没有足够的武器地域美国几百辆M48坦克的攻击。于是中国就向越南提供了大量用于对付美军坦克的火箭筒,这批武器到越南投入实战后收到了理想的效果,笔者在国家图书馆找到了这样一段当时的谈话记录:

  越南总理范文同和越盟南方司令部副司令黎德英在1968年11月17日来到北京觐见毛主席。

  黎:“当我们的步兵冲锋时,美国人的坦克和装甲车赶忙逃跑。他们非常害怕我们的部队,我们的部队有毛主席给的武器,包括40火箭筒。”

  毛:“那个东西厉害么?”

  黎:“打坦克非常厉害,一打就中。美国兵在坦克里死成一团。”

  毛:“打日本的时候我们没有。”

  黄永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解放战争的时候也没有。”

  周恩来:“打朝鲜时也没有。”

  范:“一打中,坦克就化了。”

  黎:“坦克里的美国兵烧得象烤猪一样。”

  毛:“那要多给你们一些40火箭筒了。

  中国和越南通过40火箭筒建立起来的蜜月期一直持续到1972年

  尼克

  松访华,2月21日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周恩来总理在欢迎宴会上说:“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根本不同,在中美两国政府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但是,这种分歧不应当妨碍中美两国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建立正常的国家关系,更不应该导致战争……我们希望,通过双方坦率地交换意见,弄清楚彼此之间的分歧,努力寻找共同点,使我们两国的关系能够有一个新的开始。”北京这个态度被传到越南,胡志明曾经在1969年把苏联和中国比喻为老大哥和老大姐。现在老大姐竟然跟资本主义头子开始抛媚眼,于是越南自觉地就和老大哥的关系更近了。有了这次与中国谋求和平的旅行,尼克松感觉到中国似乎可以发展成为牵制苏联的盟友,两国在工业、经济、文化等方面能够一起做的事情太多了。于是尼克松甚至想把越南做个顺水人情给中国,以换取在远东及亚洲更大的利益。

  1973年1月23日,美国国会也通过禁止给南越政府拨款的决议,至此,从1954年起,有美国参与的越南战争宣告终于结束。于此同时,黎德寿和基辛格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然而黎德寿并没有去领奖,他带着几个随从,秘密潜入了南方。南越的阮文绍得知黎德寿没有领奖的消息后,感觉事情不妙,阮文绍认为美国抛弃了自己。1973年2月,在阮文邵终于在尼克松在家中的高尔夫球场上得到了一个“美国对真正威胁到南越的行动,是不会置之不理的”的口头保证,然而此时的尼克松已经深陷水门事件中,哪还有精力再去管理南越政府的烂摊子。被美国抛弃后,南越军队能够抵御越盟武装的总兵力大约有20万人,拥有400辆坦克装甲车辆,并且编有一个M48A3坦克团。然而,南越就像一个被抛弃的情人,虽然得到了一大笔财产,但想想以后的日子,心里却是空落落的。

  根据《巴黎协定》,美军必须在协议签订后60天内撤离越南,1975年4月29日,美军援越司令部在西贡机场举行了随后一次降旗仪式,由于来不及调集运输船只,美军在走的时候只带了一些必要的轻武器,大量全新的重型装备全部留给了南越军队。在这些重型装备中,大量的M48A3被转移至南越

  陆军

  之中,作为南越陆军的装甲主力被使用。虽然这些坦克只有一部分曾被拿出来使用过,还有一些甚至没来得及启封就被越南人民军缴获了,但叶剑英元帅的生日是4月28日,所以从时间上看,武元甲送给叶剑英的这辆M48坦克肯定不在这批坦克之内。

  缴获M48坦克

  

  具体到我们想要找到的这辆M48坦克,肯定是在南越守军弃械而逃的战役中缴获的,所以我们应从美国撤出越南以后,越盟和南越进行的几次的大规模战役进行梳理,排除参战被击伤、击毁的M48坦克,让叶帅的这辆M48坦克自己浮出水面。根据军事常识,能够让敌人连武器都来不起启用,直接望风而逃的战役,其实力对比一定是绝对悬殊。南方司令部为了组织一次能够的上敌我比例绝对悬殊的大战役,于1974年11月,越盟副司令黎德英、副政委黎文想和第4军军长黄琴发动福隆战役。他们以最精锐的第9师在西贡西北方向的西宁市附近佯动迷惑敌军,南越第四军果然上当,以南越第7师的一个团和一个坦克连、2个重炮连从西南方向的丛林潜行至越盟第9师附近,他们的战斗决心是攻占福隆省重镇同帅市,然后以同帅市为补给依托,把战果扩大到福隆省全境。为了阻止南越军队的企图,越盟部署了一个师又一个团把守14号公路,阻敌增援。然而根据越南总参谋部的命令,战役目标又被迫临时修改为攻占有南越第3军1个步兵营和1个炮兵连驻防的同帅外围据点布登。经过调整,越盟第4军于7日早晨开始发动进攻。于12月20日攻克布登镇,这一仗,越盟之俘虏了300名敌兵,而且还缴获了3辆M48坦克,另有105毫米榴弹炮4门,炮弹7000发和3000余支各类枪械。根据已经掌握的资料,截止到1974年12月20日,越南人民军及其武装部队终于缴获了第一批完好无损的M48坦克。

  宜将剩勇追穷寇

  在1975年有一场西原战役,也出现了M48坦克的身影。1975年3月2日,越盟第2师彻底控制住了14号公路,南越第23师在沿山间公路西进增援的过程中被越盟第9师派出的40火箭筒手彻底击溃,装甲团在盘山路上受到师属反坦克部队伏击,没有受损的装甲战斗车辆几乎是不存在的,所以这支部队装备的M48坦克也可以被刨除在外。作为守军,南越第8装甲团随后在邦美蜀遭到越盟武装的攻击,损失了30辆M48坦克。按照越南军队的战报,此时还有许多南越伪军企图丛林向东溃散,他们扔掉了所有重型装备,包括十几辆M48坦克。就连1972年成功击败过越南坦克部队的南越第2装甲旅齐装满员的3个团也在早些时候于7号公路全军覆没。

  至此,美国在越南战争中投入的600多辆M48坦克还留在南越伪军手里的已经不足400辆了。而越南人民军及其武装缴获和击毁的M48坦克,已经接近200辆,其中有170辆确认已经参加过战斗,被排除在可能送给叶帅的坦克之外,没有参加过战斗的新车只有在1974年12月20日和1975年3月11日缴获的这不到20辆M48坦克。

  就在刚刚缴获这这批M48坦克以后,又有一份更大的厚礼等着越南人民军3月14日,南越在越南东海岸的芽庄基地召开了军事会议,此时的阮文绍已经绝望了,由于装甲部队损失严重,14号公路补给线又被切断,不得已下达了全面撤退的命令。然而此时,南越武装已经溃不成军,撤退逐渐演变成了溃逃,曾经装备精良的第2军扔掉了全部重型装备,沿13号公路南撤。没有了装甲车辆的掩护,这些残兵败将不断地被沿途的越盟游击队攻击。据幸存下来的南越第2军少校军官阮晋勇回忆:“油库的油都被军需官拿到市场上卖掉了,有很多车辆没有加满油就开走了,等跑到一半没有油了以后就下来步行,有一些没有长官的士兵开始抢随军家属的财物和食物,当时也有五、六个士兵要来抢我太太的箱子,和我随行的警卫员拔出手枪打死了其中带头的士兵,剩下的士兵也不敢靠近,赶紧跑掉了。”后来,在美国人编写的一些关于越南战争的历史书籍中,有过这样的描写:“神出鬼没的越共游击队用冲锋枪和手榴弹疯狂地攻击撤退的人群,路上还遍布他们设下的地雷和陷阱。13号公路两旁时常能看见士兵和家属的尸体”。随后,经过越盟武装人员进驻了许多南越留下来的仓库和基地,一共击毁和缴获了超过300辆坦克和装甲车辆,这批装甲车辆中有27辆M48坦克,其中有6辆车体没有弹痕。至此,越南人民军手中已经拥有将近26辆9成以上新的M48坦克。

  1975年2月以后,南越伪军手中还上剩下一百多辆M48坦克,这些坦克大部分都集中在南越陆军第1装甲旅,他们拥有的M48中型坦克和M41轻型坦克的总数为138辆。其下辖的第17装甲团在1972年击毁了越南人民军16辆T-54坦克并缴获了一辆59式坦克。但此时他们已经没有了再打下去的信心,慌忙向南方撤退,但奇怪的是,刚刚撤出包围圈的第1旅又突然接到返回顺化的命令,由于没有步兵掩护,第一旅被越南人民军全部歼灭,但是此战,越南人民军并没有缴获全新的M48坦克,而是全部击毁,所以这次战役对于我们追寻叶帅的这辆M48坦克的意义主要在于缩小查找范围。由于南越手中的M48坦克数量本身就不多了,这一仗下去又损失了几十辆,剩下的M48坦克也都参加过战斗,它们当中还能有几辆是全新的?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我们查找叶帅这辆M48坦克的包围圈已经缩得很小了。

  最后一辆M48坦克

  在越南人民军和南越伪军的交战当中,最后一次和M48坦克交火出现在解放西贡的前夕。根据国内研究越战的人士所提供的史料记载:1975年4月30凌晨,坦克203旅通过同奈桥,旅长才同志向特工116团团长武晋士和东线特工总指挥通报了军部于30日占领南越伪总统府独立宫的命令。进入西贡市区后,他们受到的最后抵抗是遭遇了1辆M48坦克和3辆南越伪军M113装甲输送车。

  据亲历过这次战斗的越南人民军陈文茶将军回忆:“我们进入市区走了一段以后,发现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就让周围的士兵提高警惕,这种时候很有可能是敌军刚刚埋伏好。结果在一个街道的拐角,我们发现了3辆M113装甲车和一辆M48坦克,我就下令让士兵赶紧停下,坦克部队开足马力冲上去。我们装备的T-54坦克装甲很厚,M113的机枪根本不起作用。我们的坦克不断向前冲击,速度很快,还没等敌人的坦克反应过来,几个坦克一阵猛射,就把这四辆敌人的坦克和装甲车都击毁了。有一辆位置比较靠后的M113装甲车由于有前面车给它挡着,受伤比较轻,我从望远镜里还看见从车里逃出来两个人,我们的步兵来不及追,就被他们给跑掉了。”

  从此以后,越南人民军再也没有与M48坦克交战的记录。我们的调查和挖掘工作也就可以顺利结束了。

  人间正道是沧桑

  经过对1965~1975年之间,越南人民军与美军和南越伪军战斗的大概过程,把参加过战斗被击伤、击毁的M48坦克摘出来,只保留基本全新的M48坦克,这样就可以从美国投入越南战场的600多辆M48坦克当中筛选出极小的一部分,作为武元甲送给叶剑英元帅的这辆M48坦克的可能来源。它们分别是1974年12月20日缴获的3辆、1975年3月11日缴获的十几辆、3月14日缴获的26辆以及战后可能存在的一些没来得及启封的全新坦克。

  通过梳理各次M48坦克被击毁和被俘战役的记录,我们把要找的这辆M48坦克锁定在20辆左右的范围。而时间又为我们进一步缩小包围圈提供了依据。叶剑英元帅的生日是4月28日,这辆M48坦克既然是送给叶剑英元帅的生日礼物,其缴获时间一定是在1975年4月28日以前。再加上从越南辗转运到北京,路上至少要半个月的时间,所以武元甲送给叶剑英元帅的这辆M48坦克至少是在1975年4月中旬以前缴获的,这样就排除了战争结束后那些数量不详的尚未启封的M48坦克。再由于越南军队有使用缴获敌军武器的习惯,而且坦克在越南人民军当中极为缺乏,所以在1974年缴获的那3辆M48坦克很有可能已经在战场上使用过甚至被损毁。从时间上分析,目标最终就被锁定在了1975年3月11日和3月14日缴获的这将近40辆M48坦克当中。要在它们当中再挑出品相上乘、性能稳定的坦克,首选的一定是3月14日缴获的那26辆M48坦克当中6辆没有弹痕的全新M48坦克,而且叶帅的这辆坦克具体型号为M48A3,这一型号的M48坦克是在战争后期才来到越南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能够佐证叶帅的这辆M48坦克为这6辆新车之一的重一个主要细节是,M48A3坦克采用的是挂胶履带,这种履带的使用寿命只有一千多公里,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北方车辆研究所在接收这辆M48坦克后,直至1977年3月底,试验里程共进行了1177千米、72个试验用摩托小时,然而坦克履带上的橡胶却还基本完好,如果这辆坦克在越南哪怕只跑过几百公里,到了中国以后也经不起这么猛跑猛造,更何况国内也没有相应的备用零件用于维修更换,所以可以基本得出结论,我们从越南战场上600多辆M48坦克当中最终筛选出6辆全新的坦克,认为它们其中之一就是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在1975年以个人名义送给中国国防部长叶剑英的生日贺礼。

  笔者走访了一些研究所内当时经历过这件事的老人,据他们回忆:当时是我们国家看美国M48坦克在越南遍布泥潭、沼泽的路面上跑得很好,于是就想通过越南方面,看能不能搞一辆回来研究研究。老大哥既然提出要求,作为社会主义阵营小兄弟的越南共产党当然要尽心尽力地去完成任务,终于不负所望,越南人民军不仅搞来了崭新的M48A3坦克,还弄来了一辆M113装甲车。虽然早在3年前,中美两国领导人已经开始着手推进两国关系正常化和一系列的合作内容,但长期扎根在人们心理的,仍然是“美帝国主义纸老虎”和“万恶的资本主义头子”等阶级烙印。所以,能过获得“敌对阵营头子”的先进装备,对于那个时代的人们来讲是一件非常让人兴奋的事。当时为了方便中央军委首长、解放军三大总部、国防科工委、各军兵种等领导机关,以及有关军事院校、科研单位、专业军工厂等有关代表参观,这辆M48坦克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停放在南苑机场,一时间在国防科工系统内掀起了一股类似于击落U-2侦察机那样的“反帝浪潮”。

  在大规模的参观活动结束以后,如获至宝的科研人员们立即对这辆M48开始了各种研究。我们当时在装甲兵技术研究所的统一组织下,把坦克拉到黑龙江进行了59式坦克与M48A3坦克的性能对比试验。后来又在研究所附近测试出了最大速度;然后又转战青龙头水库进行发动机热状况测试;最后又分别在黑龙江和北京郊区进行了寒带启动性与保温试验。M48坦克给我们科研人员最深的印象是,它与以前缴获老蒋的“谢尔曼”坦克有着很大的区别,属于全新设计研发的中型坦克。而且从操控和保养方面还要优于我们当时主要装备的59式中型坦克。据当时参与过研究工作的老科研人员回忆:当时我们最初的想法是仿制一种类似M48A3的国产坦克,但是由于受到工艺技术的限制,很多零部件我们造不出来,所以只能拆开看看之后又开回了坦克库。

  时过境迁,随着坦克技术的不断发展,M48坦克的技术已经落后,我们国家也研制出了更为先进的主战坦克。而这辆作为国礼接收的M48坦克,一直停放在铁甲长廊中,与它周围的其它国产试制车型一起,默默地伴见证着我国不断迈向前进的坦克装甲车辆事业。

更多>>精彩推荐
更多>>热门点击
更多>>国际观察
更多>>大国力量
更多>>军事图集